时之歌深夜60分主页鸽

咕咕咕戳这个

①发题时间为每月一日16:00,限定创作时间为当天21:00–22:00,发布时间为当天22:00–23:00。【不要提前发哦hh】发布在规定时间内的作品算按时完成,否则为迟到。


②【假期/周末】的【下午】会不定时掉落附加题,无创作时限,截止时间为公布下一次附加题之前咕。


具体规则请看【公告/最终版】

【山歌组】欺诈师微笑之时

:D

子拓门下:

﹣深夜六十分

­﹣欧到放飞自我

­﹣BGM《ペテン師ロック》

 

 

“谢谢。”

 

赛科尔把最后的十块钱递给服务生,端着抹茶可可从便利店里踱了出来。

 

立秋之后夜晚已经变得不再温和,风喧哗着从耳边掠过,连同地上打着旋移动的白色垃圾。大都市凌晨的寒意擦得颈脖一阵透心凉,鸡皮疙瘩也爬出整片。不过这点不适似乎丝毫影响不了他目前的好心情。

 

赛科尔对手中的热饮狠狠吸吮几口,满足地发出了一声的喟叹。

 

借着不远处霓虹灯的照耀,他面对便利店沿街的玻璃墙整理自己稍显凌乱的衣领。这个人刚刚结束工作,看上去略显乏力,然而双眼却十分的深邃自信,完全没有紧张与压力带来的疲惫感。

 

总算完工了,休息会儿去干正事,赛科尔如释重负地想到。

 

不着痕迹摸了摸隆起的上衣口袋,他用评鉴画作似的目光凝视着眼前的自己,双目熠熠生辉。一边有滋有味喝着可可,一边又不时停嘴咋舌,赛科尔消磨时间的方式非常不安分。

 

警笛声从街的那头渐渐传来,打破了街道的寂静。变调的长鸣声由远而近,连绵不断,空旷之下更显紧迫。赛科尔一动不动看着倒影里警车向他来时的位置飞驰而去,刺眼的红蓝交替像电流一样猛地闪过。

 

“哈,比我敬业。”他轻哼一句。

 

转过身,抬头望向被各种远光灯照亮的天空,哪里看得见什么星星。赛科尔一脸餍足地伸懒腰,仿佛要努力重新打起精神的样子。

 


解决掉最后一点可可,空纸杯被圆润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。身体的温度逐步稳定,赛科尔随意拨弄了几下额前的碎发,确认自己已经调整到了一个不错的状态。

 

他向不远处用彩布搭起的花里胡哨小棚子瞥去,劣质的LED灯被摆成各种奇怪图形和几个字。

 

『超灵验☆占卜』

 

有趣有趣。

 

他搓着手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。

 

“哟!这么晚还有人吗?”入口的门帘发出珠子闷闷的撞击声。

 

“当然。”小木桌旁的阴影处传来女占卜师清亮的回应,“欢迎光临。”

 

回答者端坐于水晶球前,被两侧照明不足的昏黄色笼罩着,只能大致辨认出对方不算高大的身形。亚麻兜帽几乎盖住了她整个脸庞,唯一露出的一小半被厚厚的面具遮去,活像恐怖故事中的重要角色。

 

赛科尔倒是毫不在意。他踩过花纹绚烂的地毯,淡淡打量着棚里不算丰富的古怪摆设,四下张望的眼神似乎在调侃什么。

 

“嗯这位,吉普赛姑娘。”赛科尔往老椅子上嘎吱一坐,“你的占卜能力厉害么?”

 

“你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占卜师似乎很习惯这种无礼。

 

他摸摸自己的下巴,认真思考似的沉默了片刻:“那……你先说说我这个人怎么样。”

 

对方微微点头,态度默然,抬手捧起两人之间的白水晶。倾斜的阴影下,那双手不紧不慢一次次拂过,水晶球里微不足道的杂质变得愈加夺目,仿佛这样斑驳变化的指法真的能描摹出神奇卜象。

 

女占卜师开口了:“你的名字叫做赛科尔。”

 

他默不作声,等候下文。

 

“你独居本市别墅区的S街221号,父母常居海外,家境非常富有。毕业于O大,曾在家企实习,履历瞩目。你爱好收藏年代久远的昂贵古物,喜欢逛各种类型的博物馆,擅长纸牌魔术,甚至想要以此为业。”

 

“不错不错。”赛科尔将手肘搭在凹凸不平的木桌上,高兴地搭话。

 

“你善于运动,初中曾经拿过网球的全国奖,不过你不会游泳,因为患有中度的深海恐惧症。你非常喜欢喝甜的饮料,因为你认为饮品可以缓解紧张的情绪。你在家里养了许多宠物,尽管你自己的自理能力不是很强。”

 

“这个嘛,我觉得现在还是有进步的……”

 

“目前你从事着具有一定挑战性的自由职业,虽然别人都以为你是个网文作家。由于工作的性质,你常常熬夜,但是你十分在意外表,认为黑眼圈有损形象,于是你伪装成妹子买了不少护肤品。”

 

赛科尔愣了一下。

 

“不过你又嫌麻烦,就从来没用过。”占卜师缓缓补充道。

 

他突然开始鼓掌,并且眯着眼感叹起来:“厉害了厉害了。居然连这些都知道。”

 

占卜师没什么表示,但赛科尔猜她一定在面具背后勾起了一个得意的笑。

 

被亚麻长袍包裹的人把水晶球移到左手侧,不知从何处摸出几张褐色的塔罗牌,在桌面一一排开,继续陈述着。

 

“你工作时总是独来独往,没有任何同事,这样你就可以一个人完整享受工作成果。”她停顿了几秒,接着说,“你一向顺利,可是从前几个月开始,你遇到了一个实力强劲的竞争对手,这导致你事业受阻,非常苦恼。”

 

赛科尔的指节轻叩着木桌:“苦恼啊,那倒不至于。”

 

“是吗——”

 

女占卜师的这句话因为瞬间的发力尾音有些颤抖。

 

幻影似的褐牌从木桌上一拍而起,与相向飞弹的雪白扑克针锋相对,手法凌厉,力度莫测。

 

模糊变幻间,卡牌交错的锋利边缘将相互切割成了崩裂的碎片,气流的破空与纤维的撕裂声同时释放,一瞬间竟扰乱了旁侧火烛燃烧的频率,两人的影子在地毯上抖动得几近变形,更显得猛然挑明敌意的可怕。

 

危险气氛一掠而过之后,占卜小棚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。

 

“我刚才还在想你要装模作样到什么时候,格洛莉娅小姐。”赛科尔率先打破了沉默,倾身向对方凑近了些。

 

“结果没想到我这么沉不住气是吧。”

 

她的语气里毫无惊讶,反而有种得手后的沉稳和骄傲。格洛莉娅拨开满桌散落的碎屑,用右手指尖夹起了一张完好的褐色塔罗牌,恶趣味满满地挑向赛科尔的下颚。

 

“现在觉得怎么样?”她掀开宽大的兜帽,露出古铜面具浅浅的微笑,“关于我的占卜术。”

 

“非常精彩。”赛科尔做出一个拍手叫好的假动作,“原来我在格洛莉娅小姐眼里形象相当不错,我特别开心。”

 

“毕竟,我们这种人做什么都必须实事求是,知己知彼嘛。”

 

格洛莉娅稍微抬头,双眸狡黠地闪烁着,尽情与他四目相对。

 

对于她的这种神态,赛科尔再熟悉不过——恐怕要吃亏了。每当他翻越过重重阻碍,进入监控严密的藏室,小心翼翼打算将心仪的宝贝收入囊中时,冷不丁出现的某个人总是会来坏掉他的好事。

 

“话说回来,格洛莉娅小姐今天怎么不务正业了?大半夜跑来做占卜的活,有违常理啊。”

 

“赛科尔先生这次不也是一反常态,不仅触动了报警器,脱身之后还不掩饰行踪到处游荡。难道是特意给我留个机会,不想全身而退吗?”

 

他叹着气摆手:“唉。不过是想到大晚上的一个人回家,忽然感觉有点难过,就随便走走散散心。”

 

“如果格洛莉娅小姐不嫌弃的话,能不能送我回去?”赛科尔顿了顿,兴致勃勃问道,“我们搭个伙,也安全。”

 

“好啊,那你先把占卜费先付了。”格洛莉娅摇晃着卡牌,纸质光滑,触感却极具压迫力。

 

“可是,我现在身无分文呢。”

 

她志在必得的笑容更加明显:“我不介意收其他东西来做抵押。”

 

几个月来的多次交手已经可以证明彼此的水平不分上下,甚至在寻找猎物的眼光上,两人都十分相似。所以即使争夺的过程十分麻烦棘手,即使追逐游戏总会节外生枝,即使与古董宝贝失之交臂懊悔不已,品尝完一逝而过的遗憾与不满,同类带来的乐趣和心跳才更令人蠢蠢欲动。

 

赛科尔可没有忘记今晚加班的目的。

 

他从上衣干瘪的口袋里勾出一枚精致的戒指,正是将警察们从睡梦里闹醒的那个。撕掉附着其上的保险库编码条,把它放在手心,他优雅地托起右掌递向对方。

 

“那么,这个够不够?”


她挑眉:“勉强达标。”

 

“赛科尔先生在探照灯下要是也能保持现在的绅士风度就好了。”格洛莉娅戏谑着接过怪盗的信物,伸手举起搁在一旁的面具:“礼尚往来。”

 

“你上次输掉的宝贝古董。收下就当你承认技不如人了。”

 

“嗯哼。”灰蓝发色的少年笑得一脸灿烂,“不过这可太贵重了,看来只有连我一起抵押掉才行啊。”

 

将余温尚存的面具扣上对方的脸庞,她微笑着,没有反驳。

 

双向惊喜,大概就是同类的默契吧。


﹣fin﹣
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
周六晚上没写到一半就困到不行,结果拖到了现在……

格洛形象可参考官方周边特典的那张图ww

这次欧欧西得特别厉害,可我还是想看这两个人相爱相杀(泥垢

一开始以为题目的欺诈师和BGM里的一样,后来去听了原曲才发现没有关系orz斯密马赛……



评论
热度(42)
  1. 时之歌深夜60分主页鸽子拓门下 转载了此文字
    :D

© 时之歌深夜60分主页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