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之歌深夜60分主页鸽

咕咕咕戳这个

①发题时间为每月一日16:00,限定创作时间为当天21:00–22:00,发布时间为当天22:00–23:00。【不要提前发哦hh】发布在规定时间内的作品算按时完成,否则为迟到。


②【假期/周末】的【下午】会不定时掉落附加题,无创作时限,截止时间为公布下一次附加题之前咕。


具体规则请看【公告/最终版】

弥天大罪

凌云壮志:

“你我皆神的残次之作”——《六重不忠》

片段式记叙?ooc预警。


尽远到东楻时才十二岁,待他认识舜时,已经二十二岁了。

彼时年轻的庄园主全副武装自走廊上向下看,空气里是扬尘和苹果派的气息,尽远看得木然,直到欧德文家主的视线仔仔细细剐过他的身骨、锁定在那双象征血统的碧绿眸子上时,他好似才终于找回了些意识,面无表情地收拢自己的长发,弯腰行礼。

他的老师教他,你要懂得控制自己的血统。你不能骄,不能狂,需得做最平平稳稳的那个,才能被留下来。

尽远是个安静性子,默然允下来,隔天就把手臂上的鳞片收齐整了。


欧德文家也没什么特别,出得都是人,但都是些不得了的人。例如龙骑。

因此他们特别擅长跟混血打交道,他们不嫌血脉脏。


尽远很擅长杀人。

对他而言不是什么难事,也许是天性使然,他有半面血是他人口中的野兽,不知分寸的可怖存在。对此言论尽远不置可否,但也不觉着有这么个自保的技艺有什么不好,毕竟这个世界谁都得活,活得往往又不怎么容易。

成年后他几乎没了所有龙类的特征,变得温驯稳妥,有下人嘲讽他是被驯服的家犬,也许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。这也未必不是好事。尽远对着镜子练习笑,他笑得毫无温度,怎么看怎么失真。

别人越觉得你好欺负,你就越容易反咬一口,他懂得多了。很多人想要他的脑袋,还有的人是冲他的脸,冲他的血统,他不像变成谁家少爷小姐一个“骁勇善战”的噱头,所以他一直在忍。至少欧德文家算得上是干净的,道上难得的干净。

他擅长杀人,不代表他喜欢杀人,这毕竟是些自保的能力,但别人怎么想的, 他也没什么意愿去细究。他权当自己是棵草,寄人篱下,及时弯腰,却是在等,在藏。在等一个破茧而出的时机。


但是舜不一样。


舜跟他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套话,他跟尽远面对面站着,握着尽远的手腕,漫不经心却笃定道:“你在忍什么。”

说第二句话的时候他凑到尽远的颈间一嗅——这是在试探:“你二十二岁了?”

他是个在欧德文家活到二十二岁的混血,而且是平安活到二十二岁的。

这个人看东西好明白,明白得他竟然有些心悸。

于是他也不假思索地微微咧开嘴角,不是讨好的媚笑,笑得倒有些狰狞意味,就是莫名好看得紧,露出颗虎牙。两人紧贴着彼此,好像在跳交际舞——“您不也是么。”


说到底,一条龙和一只鹰在堡垒里被关了二十二年,总该有些感慨总该有些不甘,结果他们都发现彼此跟自己一样能忍,倒又不能够是什么友好体验。孤狼总是不合群的。


他们互看彼此不顺眼,无声排斥交锋,时进时退,不相上下。

渐渐地就也不是不顺眼了。


“我一直以为我生日当天应该收到一份礼物的。”湛晴的天,舜咬着烟卷含糊不清道,尽远捻灭指尖的火花,轻笑道,“那还真是让您失望了。”

舜·欧德文二十二岁生日那天收到一个仆从。一个半龙半人的仆从。还特好看。所有好友都说,哇,羡慕死你了,多好的礼物啊。舜回屋了仔细想想,感觉自己被叶迟坑骗了个彻底,这是哪家子的礼物,比自己还像只狼。

所以他一开始就不把尽远当份礼物,尽远见着新奇,也就顺带把舜当个人看了。

这个被许些人唾弃的存在眼界高到耀眼,心底可有一套,能得他认可的,除了叶迟老师,也就这么一个了。

舜知道后笑到不行,“您可真是抬举我”他冲尽远眨眼,尽远看了他一会儿,没忍住也笑了。


欧德文家的经营面相当广,鱼龙混杂,舜毕竟是家主,总不能一天到晚都在放假。而尽远跟着他护着他,免不了要杀人见血。

惹一个仇家其实挺容易的。


尽远半边肩膀血肉模糊,硬撑着往房间一步一步走,舜看着他的背影,二话不说将人掼到床上,随手就是瓶价值连城的药粉往上洒,尽远拧着眉毛侧着脸看他,舜越看越来气,这么有能耐怎么就不把自己保护好呢?

于是他直接搁人唇上啃了一下,尽远气得咬回去。

虎牙咬人还是挺疼的。


大火滔天,富丽堂皇付之一炬,舜躺在火场外的草坪上,抖落衣襟上的灰烬,尽远站着看天,热浪滚来,两人都没说话。

“你猜史书会怎么写我?”许久,舜沉声道。

“千古罪人?我记得你家收了挺多难得字画。”尽远讲起话来也没了包袱,火光映入眸中灼灼。

“若非必须也想留得青山。”舜说着从草地上爬起来,头发里掺了草,“谁让他们太狂。”
“嗯,他们是太狂。”尽远见舜向自己伸出手,还以为是要让自己拉他起来,没想到一把被拽到地上。旁边就是数不清的金银财宝古董字画熊熊燃烧,这位家主倒也有闲情。

有时候一场火也能解决很多事,例如一桩恩怨。

“搞不好我要靠你白手起家了?”舜握着尽远的手,开玩笑道。
“那你还不如真去靠一条龙。”

“那就去找一只,北欧有个分部,去看看?”出乎意料,舜似乎是认真的。

“……这么有闲情?”尽远讶异。

“看看要是龙比你好就把你换了——”舜自己都说不下去了,直接凑上前去咬尽远的鼻尖,换什么换,天底下哪里换得出这样儿的。尽远用额头撞了他一下。


那史书上的什么弥天大罪就一起背好了,谁在乎。







一个深夜发疯。

寒武再临真好看。

评论
热度(47)
  1. 时之歌深夜60分主页鸽凌云壮志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时之歌深夜60分主页鸽 | Powered by LOFTER